{{ title }}
{{ errorMessage }}


{{ errorMessage }}





{{ registerSuccessMessage }}
当前位置: 首页> 访谈> 正文 
收藏
点赞
投稿
行业市场驱动因素、通货膨胀及供应链
  2022-06-07      574

Barry Matties

在本次精彩的采访中,IPC首席经济学家Shawn DuBravac分析了影响PCB制造和组装的各种市场驱动因素和压力,还分享了他对通货膨胀、工资以及目前供应链挑战之间关系的看法——以及这些因素对2022年的影响。

Barry Matties:Shawn,电子制造行业应该如何看待或应对当前面临的压力——供应链、通货膨胀、人工等等?

Shawn DuBravac:这些因素不仅影响着电子制造公司,也影响着上下游的每一个参与公司。在大多数情况下,这些因素不太可能很快减弱,而且很可能会一直持续到2022年。这促使企业必须重新思考与供应链的合作关系,重新思考定价、供应商和供应链,以及重新界定与供应商之间的关系。

Matties:对于终端市场,你有什么看法?我指的是汽车、军事、医疗等领域。

DuBravac:从广义上讲,我们确实看到汽车行业正面临着压力。例如交付时间明显延长,其他行业也出现了许多供应短缺。

当需求回升和交付期延长时,会导致订单加速增多,因为客户会说,“我本来不打算在3周交付期的情况下预定未来3周的订单,但由于目前需要8周的交付时间,所以我需要今天就下订单。”最终,交付时间延长导致订单增多,加剧了问题。

供应链正在努力解决我们去年看到的需求快速增长的问题。我们并没有发现交付时间显著延长,但却仍然很长。此外我们还发现需求的放缓,这将有助于达到可持续的平衡。我们看到,尤其在美国,第三季度的增长较慢。与此同时,库存水平普遍较低,积压的订单持续增加。目前还需要一段时间来解决这些混乱的情况,因此许多压力将一直持续到2022年。

Matties:你预计在2022年会出现库存过剩,从而导致行业下滑吗?是否会因为经济增速放缓而导致行业下滑?

DuBravac:现在我们的情况正好相反。我们已经发现某些行业由于无法获得部件而出现下滑。由于供应链混乱,经济增速放缓。例如苹果公司最近表示,由于供应链的限制,他们在第四财季损失了约60亿美元。由于第一财季(包括假期旺季和新年旺季)的限制,他们预计销售损失将超过60亿美元。

美国第三季度经济下滑的部分原因是消费支出快速放缓,虽然消费支出仍在增长,但增速非常低。我认为开支削减的部分原因是产品的可获取性。Kelly Blue Book最近的研究表明,由于缺乏库存和产品可获取性,以及价格居高不下,新车购买者正在推迟或退出汽车购买市场。

现在回到你的问题:我们是否会看到2022年出现大量库存过剩?我不同意这个观点有几个原因。是否有超量订单?是否会重复预订?可能。但我看到很多公司都在采取措施防止这种情况的发生。

在某些情况下,分销商不接受新客户,因为他们要保护现有客户。我听说分销商只允许公司订购比过去数量有一定增加。也许是10%或20%,但不允许他们比过去翻倍。此外合同条款在一定程度上也有所加强,因此取消订单并不像通常情况下或过去那样轻松。这样做是为了确保订单的稳定。

对于半导体行业时,会发现很多公司使用专有设计。再以苹果公司为例,如果苹果公司最终获得了一堆额外的M1芯片,那么这些库存将不会转移到其他地方。只会留在苹果及其供应商那里。在过去可能会出现供应过剩的情况,那是因为你有额外的订单,然后以更低的价格在市场上倾销。但对于专有芯片和部件来说,这是不可能的。

还有两个因素可能会帮助预防2022年出现大量库存积压。一个因素是交付时间较长,这给了公司相对较长的调整时间。如果发现一些产品需要6到10个月的交付时间,然后突然开始得到供应,那么就有了调整窗口。另一个因素是,库存水平较低,因此会有剩余需求来消化这些订单,以建立库存备份。

以汽车行业为例。通常情况下,相对于销售,我们有大约两个半月的库存。而目前,相对于销售,我们有几个星期的库存。因此可以稍微增加一点库存,让它们回到更正常、更稳健的水平。

Matties:所以,综合你刚才所说的一切,你似乎很乐观,认为2022年对我们的行业来说将是积极的一年。

DuBravac:我是谨慎乐观,但我认为存在一些有利因素。如果观察耐用品市场,情况可适用于我们行业,其价格比疫情前高出近20%。服务业支出还没有真正恢复到疫情前水平。其中一些可能会在2022年得到释放。服务业支出将有所回升。我们将看到耐用品支出会面临一些阻力。

到2022年,经济增速将会放缓。我们的刺激措施可能比2020年春季以来的刺激措施还要少。即使考虑到基础设施法案的潜力,推动支出的刺激措施也会减少。我们将更加依赖工资增长和商业投资来推动经济增长。企业表现出一些不确定性,消费者表现出的信心也不如Delta病毒出现之前。

讲一个朋友的轶事。他的手机快没电了,所以去商店想买一个新手机,但商店没有库存。因此他选择更换电池,现在手机充电正常,所以他不打算购买新手机了。他说:“好吧,现在充电没问题,所以我会再用一段时间旧手机。”很多耐用性较高的产品都会发生这样的情况。例如汽车,尤其是耐用度高的汽车,它的生命周期可以很长。

回到我之前提到的苹果公司的例子,据他们估计,在过去六个月中损失了超过120亿美元的销售额。其中一些将在2022年晚些时候实现挽回。也许有些是错过的机会,但有些会重新实现挽回。正如我所说,一些逆境和顺境会并存,但总体环境看起来相当不错。

Matties:当然,另一个影响因素是人工。现在,人工明显短缺。当查看市场报告时,如何考虑人工因素?

DuBravac:如果查看IPC最新发布的指数,会发现雇佣熟练人工的能力仍然是一个主要的限制因素,至少在未来6个月里我预计这一点不会有所改善。事实上,大多数公司表示,未来6个月,这种情况将继续恶化。我粗略估计,美国电子制造行业有近12万个空缺职位。

人工费用会上涨,因为其他行业的人工费用在上涨。制造商正在与亚马逊、沃尔玛、星巴克以及价值链上的所有公司竞争,主要取决于所招聘的职位类型。

Matties:许多大型公司都提供雇佣奖金和其他激励措施。

DuBravac:没错。亚马逊和沃尔玛今年都提出要为其部分员工支付更高的教育费用。沃尔玛几个月前宣布,他们将向一半的员工(约75万人)提供1部智能手机,供他们在店内时使用,但也可在店外使用。所以,除了实实在在的薪酬待遇优势外,还有这些附加福利。

Matties:你对电子制造行业的人力问题有什么建议?

DuBravac:这是一个竞争异常激烈的市场。2022年的竞争将更加激烈。物价会上涨,作为一个经济学家,这就像保留工资上涨了。在市场中我们从未有过如此多的空缺职位——根据最近的统计,大约有1050万个空缺岗位。我们从未见过这种情况。与此同时,仍然有相当数量的失业人口。为什么这些失业的人没有接受这些空缺的职位

其中一部分原因是保留工资上涨了。他们不愿意从事某些工作,除非总的薪酬待遇得到改善。但除此之外,员工还希望对他们的工作环境有更全面的了解。对于像千禧年出生的年轻一代来说,他们希望进入有发展前景的行业。他们希望相信公司的使命。

对其他人来说,是因为缺乏培训机会。据我估计,大概有三分之一的失业者没有找到工作,是因为达不到职位要求——不具备所要求的技能。有时是雇主认为他们不具备资格。有时是他们自己觉得不具备资格所以不申请某些职位。这是双向的。一些公司正在采取一种有趣的创新方式,他们称之为“回归”,而不是实习,实习针对的是第一次工作的年轻员工。相反,回归可以为那些已经失业一段时间的人提供培训机会。

说到有吸引力的薪酬待遇,目前雇主们正在努力解决儿童看护方面的问题。因为公司没有托儿服务,所以员工无法回去工作。我认为,与疫情之前相比,由于缺乏儿童保育看护服务,已经导致失去了约10万名员工,约占就业人数的10%。这会产生连锁反应。儿童看护机构的员工较少,因此他们无法接纳同样多的儿童。这导致儿童看护中心被预订一空。父母得不到看护服务,所以他们无法回去工作。

也许其中一些雇主会提供公司内部儿童看护服务、看护费信贷或其他能帮助解决这一问题的服务。有一些真正实用的选择方案可以帮助员工克服一些障碍,其中一些选择需要员工支出费用。公司也需要考虑到这一点。

Matties:由于人工紧缺,它改变了企业主对自动化的看法。

DuBravac:没错,人工成本的上升改变了人工资本计算公式。现在可以在很多有趣的地方看到自动化的应用。意大利葡萄酒行业已经实现了一定程度的自动化,因为他们找不到人工来采摘葡萄和做其他手工工作。White Castle正在使用一种叫做Flippy的机器人来烹制炸薯条,,因为他们招不到员工。

White Castle最近宣布,他们给过去6年来申请该餐厅工作职位的55万人打电话、发邮件、发短信。我想约有30000人会对他们的工作邀请感兴趣。所以,这家公司一方面努力寻找员工,一方面使用自动化技术来弥补人工缺口。

这是就业方面的一大难题:对于政府,通常是民主党人想要提高最低工资及提高整体工资。与此同时,这种趋势的反作用是会在某些情况下推动自动化,导致工人数量减少。因此,必须找到正确的平衡点。许多情况下,我所说的起薪已经高于任何最低工资要求。

Matties:对。这一切都是相关的,因为随着工资的上涨,零售价格也会上涨。这是浮动费率制。对于商家来说,这可能是一个转嫁成本的好时机。

DuBravac:我认为现在正处于过渡时期。在IPC每个月发布的研究报告中,公司报告说订单增加了,但同时成本上升,利润率下降。因此,他们可能没有尽可能地提高价格以抵消更高的成本。

2021年,与我沟通过的制造商都说,“我们的成本上升了,但却没有因为任何原因提高价格。短期而言,我们的利润率受到了冲击,但从长远来看,我们将不得不调整价格。”

2021年,约三分之二的制造公司表示已提价或计划提价,平均涨幅达14.5%。我们还询问了他们对明年上半年和下半年价格上涨的预期。他们说平均涨幅将达7%-8%。

Matties:在此之后还会涨吗?

DuBravac:是的。我认为价格上涨还没有结束。合同需要重新拟定。公司需要审查他们所面临的成本增加是暂时的还是长期的。价格在上涨,企业需要将这些成本转嫁出去。但我确实认为增长速度将放缓。例如,能源价格和大宗商品价格将普遍大幅上涨。但在已经很高的价格基础上,不太可能再翻一番。例如,油价徘徊在约每桶80美元左右。我预计油价不会涨到每桶160美元。

Matties:我认为增长速度正在放缓。

DuBravac:是的,这就是通货膨胀的最终含义:增长率。同时,在消费市场,在2020年和2021年有两个复合效应。一是消费者不再买东西,储蓄自然就增加了。二是,通过政府监督和其他用于补充失业救济金和刺激支出的机制,有大量的刺激资金流入,提高了收入。我们看到家庭储蓄显着增加了——增加了数万亿美元。这在 2021年和2022 年为消费者提供了一点缓冲,以适应更高的物价。

Matties:但是缓冲会用完的。

DuBravac:当它用完时,我认为订单增长自然会放缓。因此,以汽车行业为例,人们现在愿意按制造商的建议零售价 (MSRP)购买汽车,是因为库存紧张并且他们有能力支付。在某些情况下,如果他们获得了有吸引力的融资选择,有些人甚至会支付高于MSRP的费用。但这并不是汽车行业的典型情况。通常情况下,买家在正常年份会支付标价的大约85%。现在是做汽车经销商的好时机,但这种情况不会持续很久;随着库存增加,以标价出售车辆将更加困难。

Matties:房地产业也是如此。现在是做房地产经纪人的好时机。然而目前房地产市场的价格在逐渐下跌。

DuBravac:是的。如果观察房地产行业,会发现定价上的一些压力。人们开始重新思考他们想要的生活质量——他们想要住在哪里,需要多大不同的空间,生活在城市内还是城市外。当这个问题解决后,会达到新的平衡。与2009年不同的是,我们没有太多的过度和掠夺性贷款。

所以这部分动态情况发生了变化。我指出这一点只是想说,我们不会进入房价自由下跌的环境。我们的住房库存不足,是因为过去10年住房建设不足。因此,房价上涨的部分原因是人们缺乏可用的房屋。有一些压力将阻止价格大幅上涨。

Matties:你认为电子制造行业应该为哪些新兴市场做好准备?

DuBravac:就在过去两周,我们发布了有关虚拟数字环境的重大公告。Facebook将整个公司更名为Meta。微软在Microsoft Ignite上宣布将把Mesh引入Microsoft Teams,这将为Teams带来混合现实功能。他们讨论了很多关于元宇宙的事情。

无论我们称之为XR还是元宇宙,我认为这将是一个巨大的商机。如果能朝着这一方向发展,我想当疫情结束时,行业会看到混合现实的巨大发展空间,只是目前我们没有相关硬件或基础服务设施。元宇宙绝对是值得关注的新兴市场。

另一个需要关注的领域是从数字化到数据化的转变。这种转变的一部分是将更大的计算能力带到最近才被数字化的领域。这种数据化的一个很好的例子是梅赛德斯今年早些时候推出的hyperdash显示器。显示器的两端横跨整个汽车,拥有多核中央处理单元 (CPU),使用人工智能。具有所谓的零层,并使用语音控制和触摸屏。所以我们看到仪表盘正在计算机化。谷歌也宣布了一些重大举措来改变仪表盘。这只是每个行业正在发生的案例之一。

汽车的广泛电气化是另一个大趋势,目前我们看到的仅仅是该行业的冰山一角。但所有的汽车制造商都在朝着这个方向努力,这是大势所趋。这与全球范围内更广泛的的环境、社会和公司治理 (ESG)运动有关。在美国,随着我们努力追赶欧洲和其他更先进的地区,我们将看到许多公司都在报告更精确的ESG影响指标。证券交易委员会(SEC)说,“很多公司都在谈论ESG。我们认为这些信息的沟通方式需要标准化。”SEC的主席Gary Gensler在几个月前的演讲中,列出了他认为的ESG披露大纲,他建议ESG披露应该是强制性的,而不是自愿的。

如果SEC有强制性的ESG信息披露要求,所有相关因素将如何影响电子制造行业?其中一部分不仅包括企业的碳排放量,还包括其供应链的碳排放量及对整个供应链的衡量。电子制造商可能不会像其他更面向消费者的制造商那样需要全面符合所有相关要求,但他们必须达到一定的要求,因为他们的买家会对他们有要求。

未来十年,我认为ESG将对电子制造行业产生重大影响。如果SEC要求大型OEM披露某些信息并以某种方式对其进行衡量,那么必将会衡量他们的供应链。你会看到社会和政府部门对上市公司的其他要求,其中环境要求势必会影响供应链。

Matties:是否会出现供应链回流?变化会有多大?这是电子制造行业需要注意的吗?如果是的话,长期影响是什么?

DuBravac:是的,我的感觉是,在某种程度上,回流正发生于本土的边缘地区。疫情前已经有一些推动力,例如关税和其他因素导致公司开始重新审视供应链。多年来,我们一直在延长供应链,主要是为了降低供应链的成本,并避免关税。特朗普总统任期内实施的关税改变了这些情况。一些公司已经在考虑回流了,但关税促使他们开始寻找替代方案。

起初,他们把目光投向整个亚洲。越南、柬埔寨、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和其他地方都成为探索区域。然而疫情导致很多公司把目光转向了更靠近本土的地区,比如墨西哥和其他类似的地区。但这将是一个缓慢的过程。大型回流需要一些时间。

Matties:你认为通货膨胀正在减缓供应链回流的速度吗?

DuBravac:当公司在考虑回流决策时,我不知道他们是否一定会将其视为“我们是否应该回流?”我认为他们是从整体的角度来看待这个问题的,他们会问,“我们应该在哪里生产?”他们关注的远不止短期通胀压力;而是未来3年,5年或者10年的全球整体局势。

我认为,未来3年或5年的通胀压力是否会像现在这样严重,目前还不得而知。有一种观点认为,甚至一年后可能就不会像现在这么严重。也有一些反对的观点。但我认为,在长期范围内,他们不会考虑这些短期压力。另一方面,如果着眼于未来的资本部署和工厂,可以说,除了与资本部署相关的人工组成部分外,在世界上任何地方的成本都是相当的。

因此,如果要购买设备,它将具有通用的全球价格,无论在哪里购买,都会支付相同的价格。现在,由于当地的实施或监管,将会支付一些其他成本。比方说,苹果公司突然单方面表示,“我们将在市场内生产市场销量的50%的产品。”这本身并不是一个回流的决定,而是他们希望通过在这些市场内进行生产来服务市场。然后会看到销量的大幅回升,因为美国的消费量很大。

有很多公司说,“现在中国有很多不确定性,我们不想进入这个市场。”与此同时,由于政策的收紧,很多中国公司在去年损失了很多价值。我认为关税是一个因素,此外还有很多其他因素削弱了选择中国的可能性。

References

1.“Prepared Remarks Before the Principles for Responsible Investment ‘Climate and Global Financial Markets’ Webinar, July 28, 2021.

分享到:
  点赞
  收藏
  打印

中国电子制造专业人士刊物

创于2003年

全国"一步步新技术研讨会"官媒

SbSTC服务号
actSMTC订阅号
扫一扫,掌握最新资讯
评论(0
已输入0
相关推荐
 120  2022-01-18
 538  2020-11-17
 486  2019-10-10
 437  2019-10-10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