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itle }}
{{ errorMessage }}


{{ errorMessage }}





{{ registerSuccessMessage }}
当前位置: 首页> 访谈> 正文 
收藏
点赞
投稿
RocketEMS的数据革命
  2022-07-19      62

I-Connect007 Editorial Team

I-Connect007编辑团队对有着悠久历史的硅谷EMS公司Rocket EMS及其经验丰富的总裁Michael Kottke很了解,但很惊讶Rocket EMS在2013年已经达到的自动化程度。最近I-Connect007编辑团队再次采访了该公司,对它有了更深入的认识。Michael Kottke详细分析了他深入挖掘数据的决定如何提高公司能力,使公司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能更有效地满足客户需求。

Barry Matties:当我们询问“未来工厂”的定义时,看到它归结为整合到整个设备、设施和管理中的数据,以及对数据的阐释和利用。还涉及机械化工艺,这是设备进行工作、移动物料等领域的自动化。2013年我参观RocketEMS时,你们已经遥遥领先于行业的总体发展水平。

Michael•Kottke:关于智能工厂,最重要的是根据你需要支持的内容建立工厂。我听到每个人都在谈论智能工厂和互联工厂,但这取决于公司的主要业务和需要支持的客户类型,它意味着两件截然不同的事情。如果一家工厂每个月要制造40000块同样的PCB,那它与每个月有100个不同客户的工厂会大不相同。我们希望通过构建支持大量变化、快捷生产和有大量数据的工厂,满足客户需求和提供支持。这可能就是我们的动力,它是一次难以置信的历程。

我们的新工厂位于内华达州Carson City,比我们在加利福尼亚州圣克拉拉的工厂大得多。Carson City的工厂将比圣克拉拉市的工厂完成更多的生产,因为在湾区进行制造生产在经济上是不可行的。由于许多原因,包括电力、保险等,圣克拉拉工厂的制造成本明显高于Carson City工厂。我们可以更具竞争力,因为我们可以在Carson City进行生产,并利用我们的软件平台Voyager的所有工具。我们正在积极扩展Voyager,以支持多个工厂和全面生产。

Matties:Michael,Carson City工厂什么时候开始投入生产?

Kottke:它在两年前开始投入生产,从物流和系统集成开始,并在去年中增加了SMT生产。太棒了。

Matties:它的产能已满负荷,还是尚有更多的空间?

Kottke:还有更多的空间。

Matties:能否谈谈你们的软件平台,以及你为何决定使Rocket EMS成为一家数据驱动工厂。

Kottke:数据就是一切。我告诉大家,Rocket EMS不是一家制造公司,而是一家制造PCB的数据收集公司。现在,Voyager有如此多的数据,它可以驱动每个决策并可预测解决方案。因此可以利用这些数据,从工作的报价和定价,到设备的选择,以及缺陷预测的情况,在预测场景中,我们可以标记“这些元件是我们看到会发生更多缺陷的物料。现在它出现新的设计中,那么如何防止它发生缺陷?”

Matties:现在,你们的平台会考虑即将到来的作业,查看组件和其他因素,然后优化工厂每天、每小时或每分钟的流程。你们可以在生产运行中交接工作。

Kottke:是的。Voyager可以每小时更改一次计划表。就在今天早上,我们为一位不在计划中的客户安排了一项紧急作业的生产。他们想让我们确定今天如何生产,这是一项重要的作业。但对我们来说只是一件正常的事情,但客户发送给我们的变化率却在继续增加。

Matties:有了你们正在使用的平台,坐在那里安排生产计划的不一定是人。是你们的平台在做所有的计算,如果你愿意的话,是人工智能来优化你们的工厂。

Kottke:没错。不过,有人会仔细检查计算结果,因为平台还不足够智能,无法判断客户是否向我们提供了准确的信息。我们可能每天都会被告知,有些事情会得到解决,但事实并非如此。有时候将一项作业放入了计划中,但却无法运行它,然后不得不再次更改计划。

Matties:我想确认一下,Voyager是Rocket EMS自己开发的平台?

Kottke:是的,Voyager是我们开发的天才营销工具,因为多年来,我们一直努力使第三方软件与MRP和QMS系统进行沟通,但如果让一堆软件尝试相互沟通,每月的成本将高达3、 4万美元。因此我们构建了自己的平台,这是一笔巨大的投资。

Matties:除了软件,还必须有一些有形的投资回报率,才能实现一些竞争优势。

Kottke:是的,当然。Voyager使公司的销售出差下降了90%。当告诉一位客户,公司有近300万块组装电路板的数据时,会很有说服力。公司的记录是有17位客户同时参观公司。参观结束后,有的客户会问:“什么时候你们会停止合同制造而专注于软件?”而其他客户则会问,“Voyager比Rocket更值钱,你们有什么针对性的计划?”

Matties:你们的工厂里到处都是监视器,可以用产生的所有数据实现控制,你们的竞争对手如何赢得竞争机会?

Kottke:如果竞争对手不在整个流程中收集大量数据,我不知道他们如何生存。这里有一个很好的例子:我们刚刚与一位客户合作,他们抱怨定价方案。我们能够将报价分解至每个工艺步骤,并将其全部绑定到单独的部件。他们感到震惊。他们说:“为什么其他人不反击我们?”

Matties:那采购呢?

Kottke:我们做了很多很酷的事情。我们查看了过去10年的采购历史,然后将其与目前的MRP需求进行对比。这有另一个案例。我们买了1500个连接器;如果少量购买,连接器售价为11美元多点。我们回顾了一下,发现我们每年要购买35次这种连接器,因为我们有很多客户在使用这种器件。通过数据、业务分析和一些快速衡量,我们意识到,如果我们以500件的数量购买这种器件,每个器件的购买价格可降到8美元。多亏了这个软件,可以了解到PCB上经常用到的部件有11种元件,每种都购买了100万个。当你是采购员时,这是很有帮助的信息。

Matties:由于目前的供应链挑战,这个信息比以往任何时候都重要。

Kottke:现在我们谈论的是,对于一个产生近700个项目的客户来说,一个项目有4500美元的正PPV。当我们开始分析成本时,例如,当我们可以开始分析这样的成本时,例如,在我们采购的地方做35个细列项目,这就是采购单上的35个细列项目或(最坏的情况)35个采购单。现在你可能拿出32张收据、32张采购、32张发票,然后你就开始有了巨大的优势。

Matties:你们如何管控编程、数据收集、组织和排序?

Kottke:我们聘请了商业智能(BI)人员,我们雇用了一个商业智能(BI)方面的人,他所做的就是创建报告,突出问题所在,并预测未来可能出现的问题。这项工作非常有价值,尤其是当他不断指出节约成本的方法,而我意识到我并不了解时。如果1周可以减少100到200项物料,所说的只是减少了采购员FTE和收货员FTE的工作,更不用说经过来料检验并被放入仓库的工作部分。如果用3次替代35次,他们一次在仓库里放入500个部件,而不是放35次,或者3次,这样在整个流程中节省了人工,如果没有人分析数据并查看数据,就实现不了这种节约。

Matties:数据已在那儿,只需要提取和利用它。

Kottke:在电影《Flight of the Phoenix》中,一架飞机在沙漠中坠毁。我最喜欢的场景之一是,那家伙解释说,如果想步行到10或15英里外最近的城镇,即使只偏离了2度,也会错过那个城镇,永远看不到它。我将其与运行BI软件进行对比;会发现你只是路过却从未见过的这些有价值的信息。太令人震撼了。

Matties:这段历程中令你最惊讶的要点是什么?

Kottke:物料方面令人震惊。在任何时候,Rocket都有100多个活跃客户。拥有100多个活跃客户的挑战是100多种不同的组装级零件编号、支持它们的所有联系,以及所有不同的零件编号。当查看采购历史时,会发现可以大量购买如此多部件。当跟踪物料在仓库中的移动时,观察每次数量达500个的部件在仓库中的移动效率时,会发现标签、袋子等所浪费的成本和时间。

我知道这听起来似乎有点笨,但你会注意到仓库里的垃圾更少了,因为你收到的是一个有500件物料的物料盘,然后把它放在适当的地方,而不是20个小袋子。我认为令人震惊的是,看不见的小东西,因为它太小,而浪费了很多成本。

Matties:你看不到,因为没有人提取数据放在你面前。并不是每个人都配备了DIY数字工厂。是什么让贵公司与众不同?为什么你们能做到?

Kottke:当开始寻找问题的根本原因,而没有数据时,会花费更多的时间,且可能会得出错误的假设,错误的根本原因。一旦开始收集数据,就会变得痴迷,会思考,“我可以收集这些数据,我可以收集那些数据,我可以提取这些信息。”你开始观察得越多,就越会对收集数据上瘾。

Matties:你不必是软件天才,对吧?你只需做出选择,然后找到实现愿景的人。

Kottke:是的。幸运的是,我不是一个软件天才,起初我认为这将是相对简单的事情,但现在Voyager团队由七个人组成。每个人都为难我,说我们把Rocket公司发展到Carson City工厂,只是为了证明我们可以为Voyager团队增加更多人员。这是有很多道理的。

加入团队的每个人都想要更多的数据。他们希望能够提取所有已发现故障的常态信息,比如外形和贴装信息。我们现在正处于Voyager收集正在接受检测元件图像的时刻。当部件进入时,它开始来料检测,摄像头自动拍摄图像,并将上传其批次代码、日期代码和采购订单,然后将其绑定到Rocket代码。现在,当我们发布该元件时,我们了解该系列元件的信息,其新增的新元件,以及承载它的载体是料带、料管还是料盘?他们可以用它来编程,因为他们知道元件的朝向。当他们确认PCB是正确生产,并已组装了正确的部件时,可以用它来做首件的质量控制。

一旦开始收集图像,就可以用它做其他事情。一些很酷的自动机器人手臂实际上能够做他们10年前说过可以做的事情。我们将把这些信息整合到程序中,这样当它做零件标记时,会根据收到的信息进行验证。

Matties:你觉得你们的新工厂比现有的工厂自动化程度高很多吗,比如机器人手臂之类的?

Kottke:还没有,因为他们还不能做到他们说过能达到的目标。我们在这里投入并尝试的每一只机器人手臂都失败了。我们希望新机器人手臂供应商之一将进行自动检测。我们下一步会尝试一下,我们有很高的期望。在自动化方面,我们还远没有达到我们想象的程度,因为必须有如此多的重复流程,才能达到机器人手臂的ROI。

Matties:但是你们的工作流程太复杂了,你们没有这个机会吗?

Kottke:对。

Matties:当人们谈论北美的“未来工厂”时,这对你们意味着什么?

Kottke:对我来说,“未来工厂”的重点仍然是收集的最终数据量,即足以达到做出未来商业决策的数据量。

Matties:你探究过自动化和技术,但实际上,其重点是数据和数据管理。我们希望尽可能地实现机械化和消除人工操作因素。但事实是,仍然会存在必须人工触摸才能完成作业的情况。

Kottke:没错。

Matties:现在来审视Voyager的投资回报率,它一定是巨大的。

Kottke:有一个案例。我现在和BI人员打赌,如果他能满足我提出的要求,我会给他买一辆赛车。如果他成功了,他将为公司节省453小时,相当于2万美元的成本,总计每年可节省25万美元。更可喜的是,这是一个容易实现的目标。

Matties:这是重点,在你们公司容易实现的目标与在非数据驱动工厂中容易实现的目标大不相同。

Kottke:是的。如果他能证明他帮我省了24.4万美元,我马上就给他买一辆5万美元的赛车。

Matties:这当然是一种激励。

Nolan•Johnson:为你的软件项目建立一个七人团队是对人力资源的重大投资。你们是否实现了预期的投资回报率?

Kottke:最近我们请来了另一个人,只是因为我们能够证明我们正在做的这些项目节省了10万美元,甚至20万美元。我们有一个大项目,如果能成功,将可节省100万美元。这太疯狂了。所以是的,我可以证明这个项目的投资回报率。

Johnson:对于你们正在进行的项目,是你们能够发现的迭代改进,还是可以完全改变商业模式下的架构?

Kottke:我正在做一个项目,包括报价、计划安排,然后跟踪客户的盈利能力。我已经看过了所有的报价软件,所有的数据跟踪人员,成本核算模块,以及我们正在尝试做的事情;改变将是巨大的。

Matties:你们已经在用Voyager进行报价?

Kottke:是的,但不会仅此而已。如同你一直在看黑白电视,现在改看8K电视,这只是一个小小的改进。”

Johnson:你们是针对Rocket的方法和设施编写Voyager软件吗?

Kottke:可以在任何地方使用该软件。我有一个朋友想在他们的钣金车间试用该软件,因为路线是相同的。设置布线区域并以相同的方式布线。

Matties:根据数据,你们拒绝了多少订单?

Kottke:很多。重要的是要有正确的产品组合。

Matties:对。你们如何将该软件(如果有的话)纳入员工培训计划?

Kottke:Voyager贯穿于整个培训计划;它运行着我们的整个QMS。在更新目前培训的最新情况之前,甚至无法登录并开始工作。

Matties:你能给我举个例子,说明它是如何运作的,以及你们收获的好处吗?

Kottke:Voyager跟踪每个员工的培训和绩效。我知道他们的出勤情况以及哪些缺陷与他们有关。我了解他们的培训记录以及下一步需要培训的时间。当他们早上登录时,如果需要重新培训某些项目,他们会得到快速提醒。顺便说一句,如果是他们的周年纪念日,他们会被标记为查看管理员,在那里他们将获得免费的连帽衫、马克杯或背包,因此这会激励他们定期查看Voyager提醒和通知。今年的某个时候,我也可以通过Voyager进行员工绩效评估。

Matties:现在,当你查看这些数据时,你显然是在查看特定作业的产量,然后根据这个数据调整人工,使其达到最高水平的优化产出。这是你们所做的工作吗?

Kottke:例如,在仓库里,如果有9个人在做一项作业,你可以审核;看平均值、高值和低值;再将缺陷与之相关联;很快,就知道该重新培训哪些员工,该奖励哪些员工。我们每周都会公布不同部门的关键绩效指标,强调我们在哪些方面取得了进步,哪些方面尚需改进,哪些人存在薄弱环节,哪些人获得了奖金。

Matties:很明显,你们在新工厂投入了大量资金。构建那家工厂花了多长时间?

Kottke:我们在大约六个月内就让它开始运行了。我们分阶段进行,而且做得很好。我们从物流开始,然后是系统集成和SMT,现在Carson City工厂可生产全系列产品。

Johnson:Carson已经可以生产全系列产品了吗?你是否可以介绍以Voyager为中心在未开发土地上构建新工厂的经验?

Kottke:构建一家工厂,把所有的工艺控制都做好,真是太棒了。我们从圣克拉拉工厂调来了几个人,对他们进行了培训,将“Voyager”安装到位,从一开始就对整个工艺进行全面监控。令人惊讶的是,它发展得如此之快,如此之容易;这几乎让我觉得我了解自己在未开发土地上在做什么。

Johnson:你们现在拥有巨大的数据湖,正在做一些复杂的人工智能风格的分析。这项工作显然对你的商业实践产生了积极的影响。搞明白如何将这些数据转化为分析和预测,一定是一项艰巨的任务。

Kottke:如果你两年前告诉我,我会花很多钱雇佣一个商业情报团队,我会说你疯了。现在,我可能会说,“能使BI团队更大吗?”因为他们正按照你的建议完成工作。我可以让他们看一个流程,然后他们睁大眼睛说,"嘿,你知道这个吗?"或者,"你是对的,我看到了这个问题。"我们谈论它,我说,"不,真的吗?它真的是那个数字吗?" 当我们深入研究数据时,我们发现的东西很难以置信。

Matties:我经常提到,除Voyager外,还需要一位物流专家,当然是商业领域的物流专家。他们不必是内容专家,也不必知道如何组装电路板,他们只需要了解物流。如果想创建“未来工厂”,首先要在物流人员的帮助下,利用现在拥有的东西,获得一个基准,并从那里开始构建“未来工厂”。

Kottke:当我说“未来工厂”真的是足够聪明的人,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时,每个人都笑了。因为无论答案是实现自动化还是改变流程,拥有数据是能够找到答案的唯一途径。

Matties:在“未来工厂”中,主要衡量标准是什么?它是以尽可能低的投入获得最大水平的产出吗?这是衡量标准吗?

Kottke:你需要随时衡量一切。所有带着机器人手臂来这里的供应商都说他们会帮公司省钱,却没有一家供应商成功,因为他们都没有数据来支持他们应对公司情况的说法。

Matties:你需要理解集成的团队。如果在没有总体规划的情况下,开始在这里和那里拼凑一个机器人手臂,只会得到机器人手臂的大杂烩,谁知道他们会做什么。

Kottke:没错。如果你不小心,就会得到很酷的自动化系统,但需要额外的5名工程师来支持这个系统。

Matties:对你来说最重要的日常数据集是什么?

Kottke:质量。如果公司想一直在变得更好、更高效,要确保质量不受影响。如果数据对质量有一点点影响,那么公司就可能不会变得更好。

Johnson:Voyager运行得很好,让我们来探索特定供应链的理念。有很多关于从“及时”转向“以防万一”的讨论。

Kottke:哦,是的,每家公司都应该这样。

Johnson:对于一家不太复杂的EMS公司来说,这种理念可能只是将所有库存增加20%,以便在出现问题时库存更多。这两者相比如何?Voyager能否帮助确保“以防万一”的思维过程而不是“及时”?

Kottke:老实说,Voyager在这件事上帮不上忙。2020年4月,我告诉大家,隧道尽头的灯光是一列巨大的火车,所以请购买部件。就在那之前,我向我们所有的客户发送电子邮件,让他们做好准备。我现在要对我的客户说,“事情是这样的,如果你有什么办法可以改变它,那就尽你所能购买所有部件。尤其是在交付周期长、成本高的情况下,让我们想一想如何将其粘合起来,或者确保有问题的部件安全。但是要支付购买物料的成本,因为我不能为你们垫付。你不应该冒险让我像以前那样安排部件,因为你的处境会很艰难。”

Matties:你认为定价将走向何方?

Kottke:哦,简直疯了。经销商的购买量和PPV是我从未见过的。

Matties:Michael,你们在做整机装配吗?

Kottke:是的,做了很多整机装配业务。

Matties:这是你们多年来一直在做的业务,还是你们最近添加的业务?

Kottke:我们已经做了很多年了,但现在我们做得更多。

Matties:可以说,你看到人们对这项服务——一站式服务的需求越来越大?

Kottke:是的。我们的Carson City工厂已足以承担得起这项业务。对于一个正在生产高端整机的公司来说,这并不是他们想在国际上推广的业务;在Carson City工厂生产整机的成本较低,因为土地成本较低。

Johnson:新工厂是否已接近满负荷产能?

Kottke:在接下来的6个月里,我们将完成Carson City工厂的扩建,可能会在系统集成方面达到最大产能。现在,我们拥有大楼的一小部分;因为我们买下了这幢大楼,所以现在正在翻修另一边,很快将接管其余部分。

Matties:公司有多少员工?

Kottke:约270人。

Matties:对于那些非数字化的EMS公司,或者那些正在考虑下一步该怎么做的公司,你有什么建议?

Kottke:他们应该实现数字化。你不想成为正在被时代淘汰的电视修理工吧?

Johnson:你的建议是他们自己实现数字化工厂吗?

Kottke:不。如果他们没有资源,那就需要很长时间。让我澄清一下:如果他们有那么多钱,他们应该自己做。Voyager的开发成本相当于数百万美元和数万个开发小时。这就是公司自己尝试实现数字化所需要的投入。

Matties:今天很难找到满足这种需求的团队。

Kottke:很难。

Matties:那他们怎么办?他们处在一块岩石和一块硬地之间。

Kottke:他们必须确定可用的最佳软件解决方案,以及适合其工厂的解决方案。这绝对是必须的。你无法通过人工过程收集足够的数据来实现这一点。除非他们是单条生产线的SMT工厂,他们只是没有足够的数据而已。

Matties:Michael,最后你还想分享什么想法吗?

Kottke:你刚刚证实了我一直听到的一点:没有那么多公司在做他们应该做的事,我不明白为什么。这么多年过去了,这很令人困惑。

Matties:非常感谢。Voyager已具备了所有这些功能,我很惊讶你还没有把Voyager变成商业化产品。

Kottke:Barry。这真是个好主意。真希望我能早点想到这一点。

分享到:
  点赞
  收藏
  打印

中国电子制造专业人士刊物

创于2003年

全国"一步步新技术研讨会"官媒

SbSTC服务号
actSMTC订阅号
扫一扫,掌握最新资讯
评论(0
已输入0
相关推荐
 120  2022-01-18
 538  2020-11-17
 486  2019-10-10
 437  2019-10-10
热门标签